房东张先生 - 优优色影院


我们才刚结婚不久。婚后不久,我就因为工作不如意而使生活陷入困境。对於如此落魄的我们还愿意伸出温暖援手的,只有房东夫妇两人。当时张先生六十五岁,而他太太六十岁。两人身体都相当健朗,尤其张先生是个体魄健壮、身高约一百八十公分的高大男性。据张太太说,他是个每晚都需要的超级猛男。

  而我的妻子小惠,有着可爱的娃娃脸和娇小的身段,不论是谁看了都以为她是十多岁的少女,经常有人说我有一位美少女娇妻。对我来说,在这样极为清贫的生活中,小惠是我唯一的精神支柱。不过从小惠发现自己怀孕、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之后,我就发现房东张先生的视线常集中在妻子的腹部上。当妻子怀胎八月时,他甚至向我提出下流无耻的要求。

  「希望你无论如何都能答应我,让我看看……小惠的裸体好吗?如果可以的话,不但房租全免,连你们生活上的经济需求,我都会帮你解决的!」我虽然被这种意外变态的要求吓了一大跳,惊讶地说不出话来,不过考虑了很久,还是答应他了。因为之前受他们太多的照顾而无以回报,我实在没有办法拒绝他。

  那晚,我努力地说服小惠,她挺着摇晃的大肚子拚命拒绝。一直到天亮,她才屈服,答应我的要求。

  翌日

,知道结果而狂喜的房东夫妇邀请我们到他家去,而后恳求小惠在他面前脱个精光。而张太太竟然站在一旁,边抚摸着妻子的便便大腹边说︰「我真心为老公无理的要求感到万分抱歉。谢谢你们!来,小惠!我来帮你脱衣服吧!」结果不只是房东夫妇,连我也一同看到了妻子的裸体。被强求脱光的小惠,因为害怕及羞耻心而满脸通红,身体禁不住微微颤抖。那可怜悲惨的姿态映入我心房中,虽然想大喊住手,却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  张家的沙发,好像是为了这个计划特别订制了能固定双手双脚的扶手,在四支扶手上还有固定用的皮带,就这样被那皮带紧紧地绑在沙发上。万分羞赧的小惠,不要说是脸,连因怀孕而胀大的乳房、圆滚滚的腹部、甚至那茂盛柔软的阴毛,都无法用手遮掩住。还有怀孕后期变得敏感、呈现充血状态的大小阴唇,以及私处的沟壑都在他人眼中一览无遗。

  ……老公!我好害怕!房东太太,可不可以不要了?「小惠哭着哀求。

  房东却好像在享受妻子的哀泣声似的,向他太太使个眼色,她立刻拿出了项圈套在小惠颈上,并将它用沙发背上的皮带固定住。羞愤的小惠甚至连将头低下去的动作也做不到。

  「嗯,小惠,你的裸体比想像中的更美哟!怎么样,老婆,你从来没有看过这么美的裸体、这么胀的乳房和肚子吧?」「真的耶!老公。小惠本来就是个美人,不过都怀孕了,还有如此迷人的裸体,真是教人惊艳!现在开始应该不需要再帮你的忙了吧!」「当然!现在开始只要我一个人就够了。你看,只要先看着小惠的腹部就让我的小弟变得这么大!」喔!老公你还是跟从前一样喜欢大肚子的女孩裸体嘛!

  「房东解开腰带,脱下衬裤。他的巨根胀到极大,在我面前直挺挺地立着。他就这样走近赤裸裸的小惠,先用双手摸摸她那丰满而富弹性的乳房,然后开始搓揉。

  因怀孕而色泽红润的乳头,被他用两指夹出来来回抚弄,终於还是让他咬在口中。

  以前只有我品嚐过的乳头,就这样被含在牙齿掉光的老房东的口中,被他吸咬着不放。之后他的厚唇缓缓向下游移,吻遍了小惠的腹部,还用舌尖探入了小惠的肚脐眼,最后到了小惠的下体,舌头深深地插入小穴中,好像恨不得能顶到子宫口似的。

  那些兽行看在我眼里,实在无法与从前他们照顾我的大恩大德联想在一起,我只有愤怒地咬牙,全身发抖地在一旁看着。不过心爱的妻子却又让我的小弟也一起勃起到极点,而从她的私处溢出的爱液也让我哑口无言。

  那时,小惠好像也哭累了,不发一语,只是静静地啜泣着,全身依然不住颤抖。我心中有一股冲动想上前去紧紧抱住可怜的小惠,却又瞥见了她的穴口流出源源不绝的爱液,像朵沾满露珠的菊花,那可怜的菊花却又绽放出淫媚的光芒。

  「老婆,看吧!小惠已经对我的舌技起反应了,湿成这个样子。」「啊,一个女孩怀胎八个月还能湿成这样,老公的舌技真的是高超。不过只做半套对小惠来说太可惜了,给她一发怎么样?」「不要,我才不要!」无视拚命挣扎的小惠,房东的舌头伸得更长。我看着被老人精湛舌技搔得春情荡漾的小惠,自己也忍不住血脉贲张。而小惠的身体也不听使唤的迎上前去,在淫泉不断流出的同时,她也忍不住失禁了。房东那无牙的血盆大口,一副很美味的样子吸吮着汁液。直到那时我才发现屋中一个角落架着一部摄影机,将一切都拍了下来。当时因为摄影机很贵,所以持有的人很少,看得出来张姓夫妇是特地准备好的。我心爱的小惠就这样,不但让人看尽怀胎八月的裸体,还让老头子舔遍全身上下,甚至连潮吹失禁的淫相都被摄影机拍了起来!

  我想今后无论碰到如何无理的要求都无法拒绝了,只要违背张老头的意思,他一定会把这录影带公诸於世吧!果然不出我所料,在那晚要回家的时候,他们对我们提出了更残酷的要求,而我们也只得乖乖照办。

  那要求便是在孩子出生之前,每三天要到张家报到一次,而去的时候,一定不能穿内裤。小惠洗澡时一定要和张老头单独在他家浴室洗,到张家之前要忍住不排尿排便,最好在快忍不住的时候来。他们将以上规定写成契约书,还强迫我们签名盖章。

  等到我抱着哭泣的小惠返家时,已经是深夜了。而张老头的恶言恶语还一直残留在我耳际。

  「老公,我再也没有比今天更悲惨羞耻的遭遇了。以后还要接受他们更变态的要求,还不如死了算了!」「小惠原谅我!都是我无能。我再也受不了看到心爱的你被别人这般摧残。

  不过又不能违抗恩人张氏的要求,因为我们被拍了录影带还签了誓约啊!」妻子和我想到要面对如此残酷的命运,只得相拥而泣直到天明。

  就这样在小惠分娩之前,我俩夫妇,尤其是小惠,每三天就得受到张夫妇种种无法言喻的淫行摧残,哭泣着度过悲惨的每一天。而三天一次的约定飞快地来到,对我们来说只能痛苦地踏上往张家的路途。

  「果然依约前来了。欢迎!欢迎!」那老淫魔见到了妻子,马上笑容满面地招呼我们进去。

  「怎么穿这种衣服来呢?来!到我身边来!」

  这天,小惠穿着蓝色的长裙。张老头引她坐在身旁后,一双手马上伸入小惠裙内,将裙子拉到胸前高度,露出小惠的下腹部。小惠遵照老色魔的指示,裙内什么也没穿,那雪白圆润的下腹部、茂盛的黑森林及那欲闭犹张的可爱阴唇……哪个男人能抗拒她的诱惑!

  张的手指从腹部到柔顺的阴毛再滑移到阴唇,徐缓地来回爱抚着。

  「嗯,那套衣服的确与小惠很配。老伴,你来帮她换上吧!」张太太帮妻子换上的是极为煽情的性感围兜。粉红色近乎透明的材质,领口剪裁很宽大,长度仅仅掠过肚脐,那丰满的乳房从领口呼之欲出,而下腹部也一览无遗地呈现在眼前,比起全裸更令人羞耻不堪的亵衣。

  而不能反抗的我只得由房东太太铐上手铐坐在椅子上,口中被塞着她刚穿过的内裤,还残留着他丈夫的体温。我含着老太婆的旧内裤,闻着张老头独特的阴臭味,那心的体验至今仍无法忘怀。小惠照他们所言,从前晚就没有上过厕所。

  她的膀胱现在一定胀痛难忍吧!尤其是怀孕中的女性更加频尿,小惠的痛苦更是让人无法想像。

  「小惠,怎么了?身体抖得这么厉害。」

  「啊~~我快要~~快要尿出来了。」

  「真的,果然有乖乖照着约定忍着。想尿尿吗?」穿着围兜的妻子,像上次一样被房东太太固定在沙发上。那样淫荡的姿势,再加上强烈的排尿感,让她全身发抖不止。

  在你小解之前帮你上个漂亮的妆吧!「

  房东太太边说着边将小惠的长发紮起来,花了一番功夫为她化妆,最后连红晕的乳头与充血膨胀的阴唇都上了厚厚的粉底。

  将双腿大幅度叉开,抬高圆鼓鼓的腹部,对受不了强烈排尿感刺激的小惠施以浓妆的姿态,让张老头性欲高涨,巨棒穿过和服下摆,青筋暴露直仰青天。张老头的巨棒,根本超乎年龄想像,又粗又大,而龟头的壮硕更是惊人,那长度也是我至今没有见过的。那凶器就像是有独立意志的生物一般,上下晃动着在小惠眼前耀武扬威。

  我一想到那怪物即将撕裂娇妻的肉体,就气得全身发抖、口乾舌燥,口中却塞着他太太的内裤,而其上有着老色魔的臭,实在让我无法咽下口水。

  快临盆而充血的阴唇显得更加紧致。张老头的巨根无法顺利插入,所以先用手指开道。他听着小惠的悲泣声,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。而那淫糜的景像已经完全被老太婆拍进去了,他们全都沉醉在这寡廉鲜耻的犯罪快感中。

  这样对我们夫妇如同恶梦的三个月过去了,幸好小女平安无事被生下来。

  不可思议的是,当小惠的腹部回复原来的平坦时,张老头对她的兴趣也急速消失了。我想应该不会被他们拿着录影带威胁了,所以立刻飞也似地带着妻女逃离,消失在张姓夫妇面前。

  日

后不论是看起来多好的人,在没有完全熟识以前,我们都不会接受他们的帮助,而年轻的小惠以后再也没有怀孕过了。

  字节数:7218

  【完】